梁熙明:革命尚未成功,尤文想脱胎换骨太难

  尤文图斯 2比0 斯佩齐亚(战报)

 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梁熙明

  对尤文而言,斯佩齐亚与罗马,没有任何分别,甚至在某些时段,尤文的内容还不如罗马。区别仅在于,斯佩齐亚没有迪巴拉与亚伯拉罕这个级别的前锋,从头至尾,斯佩齐亚没有对尤文有过实质性的攻门机会。

  尤文同样凭借弗拉霍维奇的任意球早早打开纪录,但是除了定位球,其他人给弗拉霍维奇制造输送太少,尤文的攻门也没多少,迟迟拿不下敲定比赛的第二球,悬念就一直吊着,以至于阿莱格里流露出可见的愠怒。

  1662006077594053854.gif

  米利克打入锁定胜局的第二球后,阿莱格里一脚踢到场边的广告板发泄。

  上赛季,斯佩齐亚是尤文第一个取胜的球队,那个完全没有建队想法,只求一胜苟延的时段。尤文一度落后,是小基耶萨与德利赫特不顾一切蛮干硬冲破的门。补时为了苟住胜果,生存第一,尤文已经不顾体面,带球直奔角旗,屁股顶着对方,耗得一秒是一秒。

  现在,阿莱格里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,今夏尤文的转会窗应该是相当满意的,球队需要的球员类型都到了,虽然博格巴与迪马利亚两个最大腕不能指望太多,但布雷默补上了中卫环节,接下来的科斯蒂奇、米利克、帕德雷斯有边有中。尤其米利克,此役上场就进第二球,完美符合“既能充当弗拉霍维奇替补,也能同时上”的要求。

  尤文已经不是上赛季生存第一了,但要求尤文就此脱胎换骨很难,阿莱格里、尤文、乃至整个意大利足球,几十年来都无法改头换面。从罗马斯佩齐亚两场看,尤文的缺点在于优势局面下,过早地把节奏降下来进行“控制”,而不是利用优势局面穷追猛打,尽早进第二球,然后才进行真正的控制,把时间耗完。

  1419692584-612x612.jpg

  回想2016-17,上一次尤文打进欧冠决赛的赛季,就是这样。有伊瓜因、迪巴拉,阿莱格里得以上来就两球领先,然后开始控制节奏,节省体力。现在尤文有进第一球的能力,但缺乏进第二球的决心与手段,进了一球之后就不自觉地不再猛打,而是开始后缩,寄希望对方攻出来后获得反击机会。但球队后防还没到100%能控制住局面、消化对手攻势的地步,中前场反击也缺乏更多办法,于是场面上就变成交出主动,后缩了。

  所以你看到,虽然弗拉霍维奇威力肯定是意甲顶流,但他4个球中3个是定位球,只有一球是运动战。阿莱格里需要给球员灌输更多“找弗拉霍维奇”的意识,目前看来,科斯蒂奇尚未融入,打了两场左路传中无一成功,右翼夸德拉多过于倚老卖老,不太有主动为弗拉霍维奇铺桥搭路的觉悟,所以阿莱格里还是只能寄希望迪马利亚彻底伤愈。

  要达到2016-17赛季那种控制力,肯定需要时间,尤文必须要有新鲜感,九连老人肯定要逐步淘汰,迪马利亚、帕雷德斯以及提拔的米雷蒂,他们为弗拉霍维奇运动战频频助攻的时候,才是这支球队真正立住的标志。

  1242843141-612x612.jpg